周昌滨:债市会否再次出现“钱荒”?四大因素影响后市

本文来源:搜狐财经(原文链接http://business.sohu.com/20131106/n389689339.shtml

随着市场流动性的逐渐恢复,短期的资金利率开始回落,现券应有正常回复的调整需求,市场存在反弹的机会,特别是利率产品具有反弹的动力。后市应继续做好流动性风险防范,关注非标类资产变化及信用事件的出现
作者简介:周昌滨 奔驰宝马游戏平台(奔驰宝马森林舞会)投资有限责任公司首席投资官

前两周债市再度出现风声鹤唳的景象,资金市场紧张、回购等短期利率飙升,现券收益率大幅上升,10年期国债收益率达4.22%,创出5年多以来的新高,流动性突紧引发投资者恐慌情绪再现,6月下旬的“钱荒”状况是否再现?

笔者认为,在前期市场暴跌的过程中,投资者情绪存在一些过度的反应。随着市场流动性的逐渐恢复,短期的资金利率开始回落,现券应有正常回复的调整需求,市场存在反弹的机会,特别是利率产品具有反弹的动力。后市应继续做好流动性风险防范,关注非标类资产变化及信用事件的出现。

今后一段时间的债券市场走势,主要取决于以下几个因素:

一、央行态度“名中性、实偏紧”,流动性仍为行情发展的关键。

11月后很快将面临年底及春节两大资金关口,在这种关键、敏感的时刻,央行如果稍稍紧下手,都可能引起市场资金的大幅波动,对大多数机构特别是杠杆类投资者来说,安稳度过这两个关口是很重要的。从目前货币政策趋向看,指望央行施以援手的预期不能太高,大家还需要做好“自扫门前雪”的准备。

二、从基本面看,GDP增速呈弱复苏局面、下行压力仍在,但CPI数据对债市构成压力也成为制约货币放松的关键因素。

8月以来,鲜菜等食品价格环比大幅提高抬升后期整体通胀运行水平,目前市场普遍预计10月~12月CPI同比波动于3.2~3.5%区间。在整体经济景气程度不高的背景下,度过年底具有较强季节性影响之后,农资产品价格持续回落将带动后期价格回落,农产品本身不应构成本轮通胀的最主要压力。

三、非标类产品影响大。

“非标”是最大的高收益信用市场,中国高收益债发展较慢,但机构的高收益配置需求在快速上升。由于隐性兜底等体制性因素,过去几年经济没有大的波动,市场也没有出现系统性信用事件,支撑了金融机构较高的风险偏好,使得非标准高收益信用产品需求快速增长。

据奔驰宝马游戏平台投资估算,截止2013年6月末,银行理财产品持有的非标约2.8万亿,另其非理财(自营)部门也持有大量非标(据奔驰宝马游戏平台投资研究员草根调研,自营持有非标是理财规模的3倍)。银行累计持有达10万亿元,对债券市场分流明显。

2012年10月保监会明确允许保险投资理财和信托等金融产品。保监会统计,截止2013年8月末有14.6%的保险资产投资于债券、存款、股票和基金之外的其它投资。假设其中有50%是高收益非标产品,按保险运用资金总规模7.3万亿计算,则保险公司持有高收益非标产品约5000亿。

相对标准化的债券品种,非标类产品凭借其高收益率、暂无违约风险而具有强大的市场竞争力。如果按照目前趋势发展下去,非标类资产将会进一步急剧扩大,将对存款、贷款、债券等各类金融产品形成冲击,并将深刻影响金融格局、推动利率市场化大跨步前进。

四、改革预期及利率市场化措施,对今年债券市场产生影响,使市场走势大不同于以前。

未来这一因素仍应密切关注,其中对债市影响大的包括非标类政策变化、利率市场化对整体资金成本的推升、政府兜底与信用定价等。

以山东海龙的破产重组为案例,可以看到国内破产过程的“中国特色”:地方政府背景的大股东不倾向于将债务风险向公众扩散。政府介入越多,对债券、小额等债权人分散的公众债务越有利。相比国外,国内银行承担了更多社会责任,破产过程中,银行接受了相比债券等公众债务更低的清偿顺序和清偿比例。政府兜底式操作,无疑保护了债券持有者利益,大大降低了信用风险溢价。但这符合市场化的方向吗?随着非标类产品的急剧扩大,这种做法还能持续多久呢?

综合以上分析,我们判断市场在暴跌以后趋于回稳修复,利率产品具有反弹的动力。后市应继续做好流动性风险防范,关注非标类资产变化及信用事件的出现。

 

Post Navigation